知名鲜花电商停业,浪漫该怎么制造
发布日期:2024-04-25 09:22    点击次数:156

知名鲜花电商停业,浪漫该怎么制造

依靠供应链优势卖出“白菜价”,也因配送环节管控难度大、用户体验不佳等备受考验

消费者唐小姐通过鲜花电商买到的鲜花。受访者 供图

鲜花电商“花加”未能如愿延长品牌“保鲜期”。年初曾立下“三年千店、万亩花田”目标、单月销售额最多破亿元的它,身陷至暗时刻。

近日,央视财经报道,花加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总部大门紧闭、灯光熄灭,门前有消费者正等待工作人员退款答复。9月初,花加也被爆出每周物流送上门的鲜花延迟发货、员工公积金断缴等现象。

从依靠“每周一花”送惊喜屡获融资的鲜花电商,到美团、盒马等互联网大佬争相入局,再到抖音、淘宝上鲜花直播商家增多,时令鲜花的价格战悄然打响。依靠供应链优势被卖出“白菜价”的鲜花,也因配送环节管控难度大、用户体验不佳等备受考验。浪漫究竟该怎么贩卖?

■全媒体记者 黄亚苹

“遭遇前所未有的压力”,花加停业整顿

“迫于无奈,公司决定进入停业整顿阶段。” 9月25日,在一封落款为人力资源部的“致花加全体同事的一封信”中,鲜花电商花加宣布自9月26日起全体员工休假,公司停业整顿。

信中,花加创始人王柯细数新冠肺炎疫情封控后遭遇的“前所未有的压力”,坦言自封控开始,公司资金紧张;解封后,公司因淡季、历史订单履约以及银行还款压力等入不敷出,经营难以为继,“创始人和高管团队把所有积蓄投入公司,我个人也已负债沉重;说这些不是为了博取同情,只是想跟大家说抱歉,我们真的已经陷入困境。”

事实上,这则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员工信发布前,小红书、微博、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便有多名用户吐槽花加预购订单迟迟未发货、“每周一花”未经用户允许改为隔周配送、员工公积金断缴等。种种迹象显示,昔日的鲜花电商明星企业已困在了维权风波里。

“2021年开始多次收到断枝、烂花,2022年买的年宵花与详情页展示的贵重花材对不上号,每周一花成了每周生气,慢慢地就脱粉了。”杭州市民何小姐表示。

10月8日,三湘都市报记者查询发现,花加微信公众号、小红书等已于9月20日停更,天猫旗舰店被关闭。天眼查APP显示,花加母公司“上海分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多次被卷入买卖和服务合同纠纷,以“被告”身份陷入20多场官司。

头把交椅轮流坐,鲜花电商大洗牌

显而易见,鲜花消费已从节日仪式变成日常悦己需求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2至2023年中国鲜花电商市场发展研究报告》,从鲜花电商用户下单目的来看,有24%的用户是买花送给自己,日常家居用花占比已达到69%。

2015年,花加、花点时间相继成立。作为国内首批探索“包月订花”的鲜花电商品牌,花加将99元每月的鲜花分成按周物流送上门的混合花束,让低频、随机的悦己消费添加神秘、惊喜的色彩,渐渐地将鲜花订阅转化成长期、复购频率更高的会员服务。巅峰时期,花加累计付费用户数超过1500万,单月销售额最高达1亿元。

资本涌动的鲜花电商,撩拨着互联网巨头的心。此后,美团点评 、淘宝、京东、叮咚买菜、饿了么等相继上线鲜花业务;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、淘宝等商家直播间内,29元甚至19元也可买到最多5把包邮到家的新鲜花材。

如,盒马鲜生原本与长沙本土鲜花品牌都市花乡合作的鲜花档口,均在2021年升级为基地直采的“盒马花园”,为门店周边5公里消费者提供“身边花市”;仅在云南省,盒马拥有14个鲜花基地。靠明星吸睛、高调植入院线电影的永生花品牌Roseonly,多款产品也取得不错销售表现。

“6.9元一扎10枝的多头玫瑰、4.9元一扎20枝的单头康乃馨,大量购买也不心疼。”长沙市民唐小姐称,鲜花电商平台大多有返现、免费送单品等新客优惠,且平台上单枝花的零售价会每日多次变化,一枝也售后,踩雷概率很小。

“即便是网购鲜花,消费者收到的依旧是二次处理过的花材。如果电商想出售原始花材降低成本,还需要很长的用户教育过程。”长沙某花店主理人赵先生表示,长沙的鲜花市场成熟度还远远不够,“让消费者接受‘难以入眼’的基地直发鲜花,降低期待值,依旧是一件很难的事。”

鲜花长沙唐小姐电商花材发布于:湖南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